好风景小说导读资讯网|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入骨相思知不知乔叶贺维庭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by福禄丸子

入骨相思知不知乔叶贺维庭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by福禄丸子

言情小说 2019-10-11

入骨相思知不知乔叶贺维庭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by福禄丸子

入骨相思知不知乔叶贺维庭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by福禄丸子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0-11

《入骨相思知不知》出版书名为《久别情牵》,人气作者福禄丸子演绎最虐心的破镜重圆,乔叶和贺维庭是小说的男女主角,当阴谋变成爱情,当思念泛滥成灾。一次久别,两情难尽,相思入骨,情牵一生。她是他避之不及却几度梦回的曾经,他是她蚀心难忍却割舍不掉的过往。

入骨相思知不知乔叶贺维庭小说

声音浅浅淡淡的,仿佛昨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

贺正仪也是等了他一整晚的,又因为他临走前还打了那一巴掌,心疼的不得了,眼眶都泛红,“他们没有为难你?有没有哪里不***,要不要去医院?”

贺维庭摇头,他现在是听见医院两个字就头疼,“我真的没事,就是去协助调查而已。姑姑你们先回去休息,我坐一会儿就来。”

孟永年说:“折腾了一晚上你也很累了,干嘛不抓紧去睡一会儿?你的房间都是现成的,给你收拾好了。”

一旁的司机抬头道:“贺先生要等吴秘书和江小姐过来交代些事情,他们就在后面的车上,马上就到了。”

贺正仪料想他大概还在为昨晚的争吵生气,从小就不舍得碰一根指头的孩子众目睽睽下挨了一巴掌,面子里子都没了,怄气也是正常的。

她的苦心说不出来,心脏不好胸口又闷闷地疼,只好先回房间去。路过门口花藤的时候看到了乔叶,凌厉地瞪视了她一眼,最终暗自叹口气什么都没说。

人都散了,司机才打开后排的门,空气对流起来,贺维庭呼吸没那么急促了,才小心翼翼道:“贺先生,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还是去医院吧,您连路都走不了了,瞒得过谁呢?”

贺维庭领口的温莎结早不知去了哪里,衬衫的纽扣也开到了第二颗,上好的白色绵绸布料像是氤氲了一层湿气,贴在他身上,显出他深凹的锁骨。

他松松握起拳头,抵在唇边咳嗽,这次咳的很厉害,整个人都像在倏倏震动,咳完额头上都是密密的汗。

是啊,他真的是连路都走不动了,律师周旋完之后派车来接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要靠人搀扶着才能坐上车。前几年总觉得这身体是个拖累,可这回要不是见他这么虚弱,也许叶朝晖那边还没那么容易放人。

他仰头靠在小牛皮椅背上,路上好不容易蓄积起来的一点力气,刚才在众人面前极力克制着不露出异样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

公司内部有人生了异心,他要小心提防着,不能在这种时候让人觉得他随时会倒下去。

不经意间瞥见雕花大门旁边的身影,如今他身边谁是神谁是鬼都分不清晰,不知哪些人是可以信任的,但眼前这一个却可以肯定是信不过的。

他没想到她还在这里,以为昨天宴席匆匆忙忙散了她也就回去了,没想到还等在这里。她等在这里做什么?等着看他有多狼狈,然后施舍一点怜悯给他?

他最不屑人家的同情怜悯,尤其是乔叶的,惺惺作态。

她似乎有走过来的意思,贺维庭咬了咬牙,长腿从车上迈下来,说什么也不愿在她面前示弱。

司机抓紧过来扶他,他摇晃了一下,眼前一大片黑色的晕眩就铺天盖地而来,看到乔叶好像朝他跑过来,已经近在眼前,他再想避也避不开了,然后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贺维庭在紫檀木的雕花大床上醒过来,车祸让他背上也留下沉疴,但凡睡得床垫太软都会背痛得直不起腰来,最***的只有这种硬木大床。小时候还睡不惯到现在反而成了宝贝,于是他也知道自己还没离开维园。

房间里有人在,白乎乎的一团,似乎是拧了毛巾朝他走过来。

“江姜?”不知睡过去多久,醒来眼前又模糊一片,似曾相识的场景,他下意识地就猜是她。

那人没答话,再走近些,他嗅到独属于乔叶的香味,已经发觉认错人,脸色沉了下去。

“你醒了就好,擦把脸吧!”

听到他一醒来就叫别的女人,乔叶心口微微一紧,更多的却是忧虑。

他的视力是不是又恶化了?竟然模糊到这样的地步,完全看不清人。

她捧着毛巾站在那里,他却不伸手来接,只冷声问她:“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不放心,所以想等你回来。”怕他觉得她多事,或者别有所图,又补充了一句,“容昭也留下来等,大家都很担心。”

他轻轻一哂,“原来你们已经到了这样共患难的地步,怎么,维园会吃人么?还是怕贺家的事连累他?”

他总是这样曲解她的意思,她也慢慢习惯了,不等他来接毛巾,自己在他床畔坐下,热毛巾碰到他脸颊,“出汗了,擦一擦吧!”

贺维庭像触电似的一缩,抿紧了唇把脸别朝一旁,“谁让你动手动脚的,离我远点!”

乔叶笑笑,医院里她作主诊的那段时间,摸这里按那里,解开衣服听心肺音,连口对口的人工呼吸都做完了,现在才来禁止她“动手动脚”,不嫌太迟了吗?

她退而求其次,抓住他的手,用毛巾来来回回给他擦。他想抽回手去,她也有些巧劲,使了两回劲没能挣脱,他只好由得她去。

他已经恢复了些力气,只是不想像上回那样,两人无端较劲争吵,他一抬手又弄伤她。

他最爱洁净,平常一点汗息都没有,昨天那样一宿煎熬,衣服都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全是冷汗,他连换件衣服的精力都没有就倒下去了。

她就是抓得住他的弱点,知道他难受。

贺维庭看不清她的表情,只看到一团影子在眼前晃,她的气息包围着他,很熟悉,却又像是隔着云端,远得触碰不到。

其实她一直就是这样的,近在咫尺,却只是虚幻的影。

她为他擦完手,还不算完,又重新拧了毛巾来要给他擦脸。这回他也大方了,索性整件衬衫脱下来,纽扣一粒粒解开,哗啦扔向一边,袒露出精瘦的身躯任她擦洗。

她都不害羞,他又怕什么?他现在视物都不清晰,伤痕累累的身躯看不见,她或羞赧或难堪的脸色也看不见,既然她要表现得不辞辛劳,不如挺直了身板享受就是了。

乔叶见他这样,也只是手上的动作稍稍一顿,没说什么,毛巾抚娑着他的五官轮廓,然后慢慢往下,颈部、胸口、小腹……

眼睛看不见,其他的感官就会更敏锐更强烈,以前没有体会,现在才发觉是真的。毛巾很软,或是她的手很软,带着热水的温度,从他身上的肌理滑过去,力道适中,他本能地紧绷起来然后逐渐放松。像吞下了一个火种,从喉咙处开始燃烧蔓延,一点点往下,身体竟然可耻地燥热起来,有莫名的焦渴像要破闸的兽一般在体内乱撞。

他咬紧牙伪装平静,看着她上下忙活,热水盆搬到床边来,一趟一趟地拧毛巾,为他擦身,转过去怕他着凉,薄被往上掖了又掖。

她是拿手术刀的医生,可是一般护工的活儿,她似乎也能胜任。

“你图什么呢?”原本只是低头盯着她的发顶,黑色的茸茸的一团,意识到的时候,心里想的话已经问出口了。

这回他没有疾言厉色,眼睛微微眯着,仿佛这样能够看得清晰一点,带着好奇和一点凄怆,“叶朝晖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这么多年了也不让你进叶家大门,看来分财产是没你的份了。那你当初费九牛二虎之力从我这里偷取商业机密挽救濒临破产的叶家,甚至不惜把自己都搭上,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这回乔叶连动作都没有停顿,声音也没有波澜,“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么?”

【在线全免阅读】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