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景小说导读资讯网|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花瓶专业户番外陆星免费阅读

花瓶专业户番外陆星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0-11

花瓶专业户番外陆星免费阅读

花瓶专业户番外陆星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0-11

《花瓶专业户》番外中陆星被人狗仔爆出右耳失聪,傅景琛得知之后大怒,立马压制了新闻,马上去调查了爆料者,而陆星却不在意,因为她早已习惯,而景心却是十分心疼眼前的这位坚强的女孩,好在她遇见了宠爱她的傅景琛。

花瓶专业户番外陆星免费阅读

陆星反复翻看那些照片,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张照片上,那时候她以为他只是顺路才会去接她,尽管是那样,也足够她快乐好几天了。

现在,突然好像明白过来,他那天是特意去接她放学的,因为他当晚要走了。

他们的感情,就像那张泛着暖色的旧照片,是岁月沉淀下最浓郁的清酒,她却从来不敢尝一口。

她把他放在心底最隐蔽的地方,偷偷的喜爱。

他却把她放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默默的宠。

陆星将眼底的酸涩泛下,把那些照片一一保存到手机上,突然很想他。

她想给他打电话,电话拨出前又想起他今天要主持竞审会,现在应该不能接电话。

最后,她给他发了条短信:今天什么时候下飞机?我去接你。

短信发送成功,陆星点开景心微博下的评论。

“这简直是戏剧性的转折啊,我不管,花瓶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哥哥看她的眼神,宠溺到爆!假如这都不是真爱,那就没真爱了!”

“所以,哥哥跟经纪人才是青梅竹马的真爱,那么,这是在打脸程霏吗?我想说,打得好!”

“啊啊,我想说我在***屏,哥哥好帅啊[色]!星星长得也不差啊,可爱又清新,最萌身高差……简直萌我一脸!艳羡死了!这样的哥哥给我来一打好吗?!”

“专业人士鉴定,照片无PS痕迹,那些骂人的,现在脸疼吗?人家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程霏的粉丝们,能不能别到这里撕?”

花瓶是粉丝对景心的昵称,她大概是娱乐圈里,唯一一个戏不红人红的女明星了,粉丝竟然接近千万,这对于一个永久只演花瓶女配的女艺人来说,已经许多了。

景心微博下显然已经成了战场,程霏这些年积存的粉丝许多,微博粉丝几千万,比景心的粉丝多了几倍,两方粉丝对骂了起来。她越看越觉得蚕苍芒,怎么萧艺的粉丝也来参战?

陆星点开萧艺的微博,终于明白了,萧艺转发了景心的微博:终于曝光了啊,我忍得好辛苦,祝福祝福[心][心]!

陆星只觉得太阳***突突突的跳,头疼不已,萧艺平常很冷静的,今天是抽什么风,竟然凑这个喧闹。

程霏和萧艺不和的传闻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两人在媒风光前还是会保持表面上的和平,萧艺转发了这个微博,简直是公然表示不相信程霏那些绯闻,直接撕破脸皮,亲证了两人不和的传闻。

评论已经不能看了,两方粉丝撕得轰轰烈烈。

陆星皱眉,给她打了电话,语气很无奈:“这个事情你看看喧闹就好了,不应该参与进来,粉丝们会以为你在借机炒作。”

萧艺那边沉默了一下,道:“我就是看不惯程霏,景心是傅景琛的亲妹妹,她说的话肯定比程霏那些半真半假的炒作有说服力,所以我才转发的。”

陆星叹了口气,又听萧艺说:“之前佳姐也给我打过电话了,她说不用删微博。”

陆星默了默,道:“现在删也来不及了,删了反而又被说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不要再说话了,也不用去管那些评论。”

“好,我知道了。”萧艺道。

一个上午就这么消耗过去了,陆星起床刷牙洗脸,顺便订了份外卖。

H市,傅景琛结束上午的会议,八家公司刷得只剩两家,最终决定跟哪个公司合作,下午的会议才确定。

助理把手机递给他,并汇报道:“已经查出来了,偷拍的狗仔说是有人给他们爆料,所以才会在机场等候,具体是谁他也不知道。”

傅景琛神色微沉,冷声道:“我知道了。”

助理道:“景心小姐在微博上曝光了您和陆小姐小时候的照片,现在骂声渐小,也没有新爆料,还需要做什么吗?”

傅景琛打开手机,看到陆星给他发的短信,嘴角微微勾起。

助理在旁边看着,有点想擦汗,傅总方才还冷漠的脸,现在像是遇见了春日的阳光,回暖了。

“好,我让司机去接你。”

傅景琛回复完短信,再抬头又恢复了那副冷漠,“从之前想预约专访的节目当中,挑一个收视率最好的,告诉对方我答应上访,前提是,要在最近的时间播出。”

助理楞了一下,这几年想预约傅总的杂志和节目一直不断,基本都被他拒绝了,现在却要挑一个收视率最好的,难道要亲自辟谣跟程霏的关系?

傅景琛淡声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助理回过神,赶忙点头:“明白了,我这就去联系。”

“等等。”傅景琛叫住他,眸色有些幽深,“告诉对方,可以提私人问题。”

助理又是一惊,“好的。”

在他心里,傅总是个极其注重**的人,之前财经杂志想要挖一点私人感情问题,都被他拒绝了。

如今,为了陆小姐打破了这个原则,看来陆小姐在傅总心中的重量,不可估量啊!

傅景琛回到办公室,秘书把午饭送进来,很快又出去了。

时域的电话打了过来,傅景琛问:“什么事?”

“又有新料了。”时域顿了顿,“你家童养媳右边耳朵……听不见?真的假的?”

傅景琛神色一冷,声音沉冷:“谁爆的?”

“一个微博营销号。”时域一听,就知道这事是真的了,有些像自言自语,“怪不得那个视频看着有些怪异,原来是这样,她面试的时候没说过,平常也看不出来。”

傅景琛眸色沉冷,盯着窗外,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个午后。

景心和陆星坐在院子里,吃着刚从葡萄架上摘下来的新奇葡萄,景心偶然看到陆星耳朵旁边的疤,有些可怕的问她:“星星,你这里怎么了?看起来好疼啊……”

坐在旁边的傅景琛抬眸,其实他早就发觉她耳朵那里的疤了。

那时候她才六岁,小手捂着自己的右耳,挡住旁边有点丑丑的伤疤,有些难过的说:“我的耳朵好像听不见声音,不过已经不疼了。”

四岁多的景心呆呆的,不知道有没有听明白,过了一会儿她拉开陆星的手,天真的说:“那我给你唱个歌,你听听看,或许能听到呢。”

陆星很快乐,把手拿开了,“你唱呀,我肯定能听到的。”

景心拍着小手,奶声奶气的唱起了歌,她唱了几句就问:“听到了吗?”

陆星快乐的点头,指着自己的左耳:“能听到啊,我这边耳朵可灵了。”

那年傅景琛也不过12岁,看着她的笑脸有些愣住,竟觉得那小丫头笑得格外好看,黑白分明的眼睛笑得像弯月,透着几分灵气。

原来,这个见他就爱逃跑的小丫头,右耳是听不见的。

但是她很乐观,没觉得一边耳朵听不见是件悲伤的事。

住进傅家后,跟她们一起玩的孩子叫她小***,她有些难过的皱着小脸,很快又恢复往日的笑脸。

傅景琛整治了一顿那些小孩,胆小的就没再敢这么叫她,后来有个孩子知道了她有只耳朵听不见,很快又有人叫她小聋子,傅启明和景岚芝,甚至是琴姨,才知道陆星的右耳是听不见的。

陆星从那时候起,才慢慢变得***,原来一只耳朵听不见,是会被其他小朋友嘲笑的。

这么多年,傅景琛和景心从来没在陆星面前提过这件事,他们没觉得陆星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是一只耳朵听不见而已,只要不贴着她的右耳说话,她都能听到。

陆星从来没有特意跟人说过这件事,别人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会特别认真的去听,跟她相处过的人,几乎都没察觉她右耳是听不见的。

傅景琛想起他提出送她出国的那年夏天,她眼睛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紧紧抓着他的衣角,惴惴不安地问他:“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一边耳朵听不见,有缺陷……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她没有问出口,是不敢问,还是真的问不出口。

但是,傅景琛知道她想说的是——所以你也不喜爱我这样的对吗?所以你是嫌弃我吗?

依照她当时单纯的想法,她大概是觉得他亲了她,他对她的好,肯定是因为他喜爱她。她对他的绝对依靠和信任是从小慢慢滋生的,最依靠的一个人,却突然要把她送走,她肯定以为他不喜爱她了,或者他嫌弃她了……

他哄着她,却决口不提原因。

但是无论他说什么,怎么哄她,她就是不想出国,像是***的察觉到了什么。

那段时间,是他最煎熬的日子,他没有方法把她留下,只能给她安排最好的,这是当时他唯一能做的。

时域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回应,又道:“之前陆星在那个节目上露脸的事,大概是有人有意安排的。”

傅景琛抬手按了按眉心,“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那个爆料,找人删了,我下午才能回去。”

“陈胜已经去处理了。”

“嗯,感谢了。”

“这声谢可真难得啊。”

结束跟时域的通话,手机再次响了,傅景琛瞥了一眼那个号码,嘴角发出一丝冷笑,不给对方先说话的权利,直接道:“程霏,我给过你主动澄清的机会。”

程霏被他冷冷的声音惊得楞了楞,“你的意思是,这些是我曝光的?”

傅景琛不置可否,冷冷的笑了声,“不是吗?”

程霏神色微变,否认道:“不是我,这样对我也没好处。”

“我说过,我不介意亲自澄清一次。”

程霏盯着手机,脸色苍白,那些绯闻是她闹出来的,他是给过她主动澄清的机会,她主动澄清的话,那是最好的局面,可她不甘心就这么结束。

但是她没想到景心那么不念及情面,干脆利落的站在陆星那边,发了那样一条微博,事情完全脱离她的预想,傅景琛指的亲自澄清,她有些不敢想象。

陈颜盯着程霏,有些急切:“怎么样?电话挂了是什么意思?”

程霏咬咬牙:“他挂电话了,说会亲自澄清……”

陈颜神色变了又变,怒道:“程霏,我早就说过了,有些绯闻适可而止就好了,你偏不听,现在你要我怎么给你收拾这个烂摊子?我把你捧红,不是让你这么作死的。”

程霏低头不语,脸色越发苍白。

时间传媒办公室里,爆料陆星右耳聋的微博已经全部清理洁净,跟陆星较为熟悉的几个同事议论纷纷:“原来陆星那只耳朵听不见啊,怪不得跟她说话时,她神色特别认真,有时候还要重复说两次……”

“是啊,没想到是这样……平常真看不出来……”

杜小薇想起之前,她贴着陆星的右耳说悄悄话,陆星都要侧个身子,让她再说一遍,那时候就觉得有点怪怪的。

原来是这样……

那些消息从爆出再到删除,也就半小时的事。

陆星吃完外卖,又把家里上上下下收拾了一遍,几天没打扫了,地板和沙发上掉了不少小哈的狗毛,她忙碌着,根本没去看微博。

下午一点半,她终于把家里收拾得干洁净净了,累倒在沙发上休息,拿起手机,看到了傅景琛的短信。

弯着嘴角笑了笑,其实被曝光也不算什么坏事吧。

起码,傅景琛摘掉了程霏男朋友这个标签。

他是她的男朋友。

屏幕突然闪了闪,是那串熟悉得令她惊惶的号码,陆星赶忙坐起来,屏息了几秒,才按下接听:“景姨。”

景岚芝的语气跟上次不一样,十分冷漠的说:“陆星,我们见一面吧,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这样冷漠的语气,让陆星一下就想起了六年前在纽约的那个冬天,她也是用这么冷漠的声音,一点点摧毁她满腔的欣喜和期盼。

【在线全免阅读】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