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景小说导读资讯网|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书txt+番外-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未删减版阅读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书txt+番外-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未删减版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0-11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书txt+番外-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未删减版阅读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书txt+番外-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未删减版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0-11

作者木瓜黄最新作品《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讲述的是邵司,顾延舟。小说内容剧情属于娱乐圈+悬疑走向,本文共有四个案件,解决娱乐圈黑幕。攻受边破案边谈恋爱。受小时候心脏不好,快死的时候绑定了系统,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续命。受靠着系统活了下来。(系统存在感低,可有可无,无太大作用)攻和受都是影帝。某天网上突然爆料二人是夫夫,两人“被结婚”。又因受要完成任务续命,二人交集越来越深。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书txt+番外免费阅读

邵司单手抓着手机,盯着屏幕上那行字看了半天。

他半曲着腿,赤脚踩在地上,犹豫一会儿,最终还是翻出顾延舟电话拨了过去。

“嘟……嘟……嘟……”

嘟了大概有二十秒,邵司终于忍不住蹙起眉,手指在啤酒罐上无意识地敲打着。

搞什么,叫人打给他又不接电话。

在邵司所有耐心悉数用尽,打算挂电话的一刹那,电话总算通了。

水滴顺着颈项往下钻,三两行划过胸膛的时候邵司终于哆嗦了一下,觉得有些冷,于是他边说话边俯身从边上把毛巾捞过来: “喂。”

“喂?”

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出声,不过一个是陈述句,一个是疑问句。

“……”

邵司擦着头发,提醒道:“顾师兄,你让我给你打电话。”

顾延舟此时正站在KTV包厢门口。

这走廊装修得极其奢华 ,西欧复古橘黄色壁灯,波斯地毯,材质细软,纹理瑰丽。

就在邵司说话的时候,顾延又舟往前走了两步,不过步履不是很稳。他最终还是停下来,倚靠在墙壁边上,费劲思索了一番:“……哦,是有这个事。”

那是他几个小时之前发的信息了,可能是包厢里信号不好,走出包厢才发送成功。

顾延舟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盒烟,单手抽出一根来,捻在指尖,并没有急着点它,眼神深邃且疲乏,道:“欧导的《面具》,还有一个角色未定,下周试镜。”

这番话虽说得简单,也没有明指什么。邵司听完,擦头发的手却猛地顿住: “你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顾延舟语调平静,“也没有后门给你走,不需要谢我。”

“……”

索性邵司也不在意,别人或许不知道,他是清晰的。像这类大导演,选角色都严格得很。

比如王导,王导就喜爱海选。茫茫人海里选一个合适的人,不论是否科班出生,不论样貌身高,感觉对了不管谁都行。

圈子里经常有人跟王导开玩笑,说他选个角色跟挑媳妇儿一样。

王导毫不在意,吹吹胡子:那可不,就是在查找心动的感觉。一个角色,光靠演可不行,最重要的还是契合,灵魂的契合。

“不用谢,那我就不客气了,”邵司一把扔了毛巾,从沙发上坐起来,直奔主题,“哪个角色?”

这回忆延舟许久没回答。

邵司起初以为顾延舟挂了他电话,可拿起手机一看还在通话中。他咳了两下,琢磨是不是信号不好:

“顾师兄?”

“……舟哥?”

邵司拿着手机反反复复掂量,觉得自己的爱妃X plus质量过硬,应该没毛病才是。

然后他又大着胆子念了他的全名:“顾延舟?”

……

顾延舟刚才一阵眩晕,撑着墙缓了好半天,回神就听到这三个字。

吐字清晰,音质清冷,但声调确带着些习惯性的懒散。

“嗯,我在。”顾延舟抬手捏捏鼻梁,吐出一口气来,被这声音激得清醒几分,“抱歉,刚才没听到。”

他语气不太对,邵司从刚才起就隐隐有一些这个感觉。

“你是不是不***?”

邵司想了想,搬出一句万能但是最无用的话来:“……多喝热水。”

“感谢。角色是男二,欧导本来选定了一个人,不过复试的时候……”

顾延舟的声音戛然而止。

另一个邵司也颇为熟悉的声音响起来,由远及近:“呵呵,延舟,找你半天了,怎么在门口待着?***玩儿啊,大家都等着你呢。”

接着电话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杂音,好像是顾延舟赶忙把手机藏在了哪里。

“我出来透透气,喝得有点多了……一会儿就***,你们继续玩。”

“好——我可等着你啊,咱还有几瓶酒,说好一口气干了的。”

邵司听着这段对话,心陡地沉下来,等陆家辉脚步声渐远,才道:“你跟陆家辉在一起干什么?王队说了,不能私自行动,你还让我别乱来,你……”

“我没事,”顾延舟打断他,并叮嘱道,“假如一小时以后,我没有联系你,你就去找王队。跟他说龙岩土皇帝,他会明白的。”

“什么狗皇帝,你在哪?”

“龙悦国际KTV,039包厢。”

邵司很久没有开过车了,考驾照还是大学时候的事情,出道成名以后,他自己开车出门的机会也不多,买的车大多都扔在地下车库里让它们自己长蘑菇。

邵司出门之前,知会了王队一声,王队咬着牙骂了句‘兔崽子,尽瞎搞’。

还没骂完,王队便听到邵司那头有汽鸣声,顿时喉咙一紧,赶忙问:“你又在哪?”

邵司降下车窗,踩着油门,任意风吹过他半湿的头发。

他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顺着接电话的***撑在车窗边上:“……我家离那里近得很,我去瞧瞧。”

王队还没来得及骂‘两个小兔崽子’,邵司已经挂了电话。

临近半夜,警局本来也很安静,其他几个值夜班的警官看到王队脸色贼差,不由地问:“怎么了王队?出什么事了?”

王队收起手机,认命地扬扬手:“算了算了,来两个人,跟我去趟龙悦。”

邵司去的时候正赶巧,他们一行人勾肩搭背地从一楼大厅走出来,站在门口说着话。

顾延舟站在这群人中间,竟也不显得突兀。

或者说,今晚的顾延舟跟平常不太一样。

邵司车停的位置有些偏,但并不阻碍他朝那边打量。

只见顾延舟穿着一件黑衬衫,衣领还相当凌乱。外套拿在手里,衬衫袖口往上折了两折,露出一截手腕。

至于五官,太远了,天色又暗,纵使邵司眯着眼也看不太真切。

……即使看不见脸,这人在人群中也还是那么醒目。

邵司转而又想,可能也正是因为看不见脸,那张脸确实也长得并不怎么样。

这时候的邵爹,眼瞎症还没有治好。

邵司坐在车里等了又等,过了差不多十多分钟,他们终于在寒风中唠完嗑,各自跌跌撞撞脚步虚浮地往外走。

顾延舟站在门口,等他们一辆辆车都开走了,这才离开门口,往外头走。

邵司重新打上火,缓缓驱车跟上去。

离得近了,邵司才注意到,顾延舟今天头发有点略中分,当然也可能是被风吹的。

出于职业习惯,顾延舟专挑一些漆黑的地方走。邵司跟了会儿,失了耐心,他干脆按按喇叭,还开了近光灯。

然后他降下车窗,探出去一颗脑袋,那颗脑袋因为不久前刚洗过头,头发尤其顺滑:“嗨,帅哥,去哪啊,载你一程?”

顾延舟迎着强光面不改色,不知道是喝懵了还是整天对着聚光灯什么的,练就出了一身本领。

“……邵司?”

邵司刚想让他上车,不料后面有辆车对着他们按了喇叭。

王队携着两名警官走下车,他们都穿着便衣,看着并不显眼。要不是邵司半个小时前给他们打过电话,还有个印象,不然他也许还要眯着眼睛打量一会儿。

“能耐了啊,你们该配合警方完成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没有命令不同意再参合进来,听见没?”王队指指顾延舟,又指指邵司,“私自行动,没人敢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邵司开了车门,落落大方地走下车,随口一应:“哦,知道了。”

王队又转头问另一位:“你呢?能不能保证?”

邵司附和道:“顾延舟,问你话呢。”

“你别乱插嘴,”王队走上前两步,发觉顾延舟此时状态明显不对,心口一跳,“……他们给你喝什么东西了?”

顾延舟没回话,眼睛一闭,毫无预兆地向前倒了下来。

王队他们扛着顾延舟往邵司车上塞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塞我车里干什么,我又不知道他家在哪,难不成住我家?”邵司站在车门边上,有点不太情愿,“你们有他经纪人电话吗?打电话给他经纪人。”

他情愿开车过来看看他,完全是出于任务还有太久没碰车有点手痒,想出来兜兜风。

王队闻着这人一身酒气,道:“应该只是喝高了……总不能带他回警局,你们行业狗仔太厉害了,风险很大。”

王队他们又叮嘱了几声,让他人醒了立马给他们打个电话,然后便走了。

留下邵司一个人在车上,琢磨着咋整。

李光宗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问他:“你有陈阳的电话吗?”

李光宗砸吧砸吧嘴巴,脑子转不过弯儿来,下意识随口敷衍道:“不好意思,你打错电话了。”

然而对方下一句话就把他的瞌睡虫全都赶走了:

“打错个屁,你给爹醒醒 。”

【在线全免阅读】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