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景小说导读资讯网|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侯爷的打脸日常无删减版电子书全文加番外阅读-侯爷的打脸日常无防盗章阅读

侯爷的打脸日常无删减版电子书全文加番外阅读-侯爷的打脸日常无防盗章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0-11

侯爷的打脸日常无删减版电子书全文加番外阅读-侯爷的打脸日常无防盗章阅读

侯爷的打脸日常无删减版电子书全文加番外阅读-侯爷的打脸日常无防盗章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0-11

《侯爷的打脸日常》是一本超级甜腻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西瓜尼姑,此书无虐无***小妾,构思巧妙,语言诙谐,一个是心机戏精女,一个是高冷闷***口嫌体直男,电子书全文主要是以女主苏绿檀勾引男主钟延光为主,男主慢慢喜爱上了女主,得了相思病,却二缺的以为自己得了怪病,爆笑,两个最后和好圆房,花好月圆,生娃养娃。

侯爷的打脸日常无删减版电子书全文加番外阅读

苏绿檀从国师口中知道钟延光的记忆没法恢复之后,心里轻松了不少,以后仗着以前的“旧情”,他怎么着也得对她有几分怜爱吧?

心情大好的苏绿檀依旧做出一副难过欲绝的样子,起身对国师道:“此事还望国师千万不要外传,我就在此谢过了。”

国师淡然道:“请夫人放心,本座不会告诉旁人。”

国师乃大业得道高人,不沾世俗,苏绿檀很相信这等人不会乱热口舌之非,便放下心来,拜谢过后,辞别了他。

国师目送了苏绿檀出去,正折回去喝了口水,就听下人禀道:“主子,定南侯来了。”

国师搁下杯子,重新带好面具,道:“请进来。”

这夫妻俩,怎么一前一后的来了?

没一会儿,钟延光便进来了,他与国师两人相互见礼,坐在客位,看着桌面上留下的新奇的茶杯印子,道:“打搅国师见客了?”

国师摇首道:“是尊夫人方才带谢礼来的。”

钟延光眉头一抬,问道:“苏……我夫人她是来谢国师的罢?”顿一顿又道:“我早上进宫见皇上去了,不然就该一道来的。”

国师颔首道:“是,侯夫人专程来道谢的。”

钟延光微微点头,瞧了一眼屋里伺候的下人。

国师会意,又抬手把下人挥退。

下人退下之后,国师问道:“侯爷可是还有不妥?”

钟延光嘴角扯成一条线,耳垂泛红道:“不瞒国师说,我忘了一些东西。”

国师面具下的眉毛微挑,这夫妻两人,还真是有默契,互相瞒着对方来问此事,大抵是可怕损害了彼此吧。

真是恩爱情深。

钟延光继续道:“但惊奇的是,只有和她有关的事我忘了,其余的所有事,我都记得。不知道国师可否能解惑?”

国师语气遗憾道:“情蛊复杂,侯爷中毒已久,没有痴傻迟钝,已然是万幸,忘了一些东西,也极有可能是毒物伤了脑子之后的一种情况。”

钟延光道:“可有法子恢复记忆?”

国师道:“据本座所知,中情蛊伤了脑子的人,几乎没有恢复的,大概是难以恢复了。”

听到这话,钟延光不由得抿紧了唇角,前几天听苏绿檀念叨他们过往的日常,说实话,他感到非常的惊奇和怪异,若有可能,他很想记起来,以前他到底为什么会做出那些……不堪回首的风流韵事。

国师见钟延光半晌不说话,温声问道:“侯爷忘记的是很重要的人罢?”不然怎么会这么迫切地希望记起来。

钟延光张嘴想否认,可话堵到嗓子眼,偏又说不出来了,只好轻轻地应下一声“嗯”,喃喃道:“你说奇不惊奇,我竟把我夫人忘了。”

国师银色面具下的唇角弯了弯,道:“尊夫人方才来的时候,也过问了此事。”

钟延光眼神突然清明,盯着国师问道:“她如何问的?”

国师惋惜着道:“夫人也想知道侯爷能不能恢复记忆。”

钟延光握紧了茶杯,眼眸里带着点儿紧张道:“国师如何答复她的?”

国师答道:“本座如实说的。”

钟延光沉默了一瞬,才缓缓启唇道:“她……哭了吗?”

国师想起苏绿檀哭得不能自已的情形,语带同情道:“夫人哭的很厉害。”

钟延光死死地捏着茶杯,果然,那娇蛮的女人还是难过坏了。

室内一阵静默,国师又道:“夫人叫本座勿要外传,此事你我她三人知,本座绝不会再外传的,请侯爷放心。”

钟延光略带感激地点头示意,心情却有些复杂,苏绿檀这女人,明明已经难过到极致了,也不肯找人分担痛苦,还预备把隐秘捂得死死的。

怎么就这么倔。

现在肯定在家里哭坏了吧。

国师看着自己钟延光手里的快要破裂的茶具,轻咳一声道:“茶要冷了,侯爷不喝一口?”

钟延光这才回神,松开了茶杯,起身告辞。

国师送走了钟延光,折回来的时候,小厮道:“主子,杯子坏了。”

国师淡淡道:“扔了。”

吩咐罢,国师便回了内院书房,推门而入却发觉高悬在房梁上的一串白瓷风铃落在了地上,碎的稀巴烂。

国师捡起风铃的残骸,写在上面的生辰八字已经没法分辨了,他怔怔地转身看向门外——定南侯,是他的劫?!

*

钟延光是坐马车回府的,到府之后,他还有些恍惚,苏绿檀得知他再也没法恢复记忆,恐怕还在黯然伤神,所以他有些不敢面对她。

到底夫妻一场,钟延光总没有躲避的道理,去永宁堂和赵氏的千禧堂请了安,他便慢慢地走回了荣安堂。

走到上房门口的时候,钟延光停下了脚步。

苏绿檀正好从里面出来,一抬头就看见眼前高大的身躯,太阳都被遮住了大半,她换上笑颜问道:“午膳想吃什么?我这就让小厨房去预备。”

钟延光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想从她脸上找到一丝丝哀伤的痕迹。

惋惜一丁点都没有。

还真是倔强,什么都不肯表现出来。

钟延光低声答道:“随你。”

苏绿檀惊奇地瞧了他一眼,转而笑开了,道:“好——夏蝉,和前天一样。”

说完,苏绿檀就转身***了。

钟延光抬起脚进屋,步子放的很慢,眼神一直留在苏绿檀瘦弱的背影上,这样纤弱的女人,他轻轻松松就包裹住她整个身体。

苏绿檀见钟延光还没跟上来,又转回去扶着他的手臂,道:“是不是今天在宫里走累了,腿又不好使了?”

钟延光道:“没有。”

苏绿檀噘嘴道:“那怎么走的这么慢。”

钟延光没有回话,也忘了推开她。

苏绿檀嘴角抿了个笑容,得寸进尺地牵着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道:“走,进屋去说。”

钟延光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掌心里莹白的柔荑,比他的手小多了,或许握起拳头,还没有他半个拳头大。

走到次间里,苏绿檀还不肯松开他,挨着他坐。

钟延光捏着她的手腕,道:“放开,坐好。”

苏绿檀难得这么亲近地碰他,自然不肯松手,便道:“偏不,以前你我一起等午膳的时候,不都是这么坐着牵着的吗?”

这样肉麻兮兮的生活习惯,钟延光压根不信自己会这样。

他红着脸,稍稍用劲地扯开苏绿檀的手腕,偏她死也不肯放手,玉白的手臂上瞬间出现一抹红痕。

钟延光刚要放弃武力,欲再度以理服人之时,苏绿檀先一步甩开了他的手,气呼呼地起身道:“负心汉,你自己吃罢!”

说罢,苏绿檀把帘子打的飞起来,进了内室。

钟延光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心,又看了一眼还在翻飞的珠帘,抿了抿唇,闭目等丫鬟传饭。

一刻钟的功夫,小厨房上了菜来。

夏蝉见夫人不在,在次间里摆好了饭菜,垂首问道:“侯爷,请不请夫人出来?”

钟延光点了点头。

夏蝉进屋,刚要劝着,却见苏绿檀悠哉悠哉地靠在罗汉床上,嘴巴塞得鼓鼓的,伸出舌头***了***唇角,左右手还分别拿了一颗蜜饯和一块她爱吃的红豆枣泥糕。

夏蝉愣愣地眨了眼,她刚明明听见两位主子拌嘴来着。

苏绿檀冲夏蝉摇摇头,挥挥手令她出去了。

夏蝉默默退出去之后,垂手站在钟延光面前。

钟延光端坐于桌前,声音不大道:“她不肯出来?”

夏蝉应了一声。

【在线全免阅读】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