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景小说导读资讯网|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嫡女重生将军宠妻入骨by苏鼎秦电子书全文在线阅读

嫡女重生将军宠妻入骨by苏鼎秦电子书全文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 2019-10-11

嫡女重生将军宠妻入骨by苏鼎秦电子书全文在线阅读

嫡女重生将军宠妻入骨by苏鼎秦电子书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言情小说时间: 2019-10-11

热门小说《嫡女重生将军宠妻入骨》的主角是甄妙宁崔鼎臣,由网络人气作家苏鼎秦为您提供小说嫡女重生将军宠妻入骨的精彩节选:“原来崔家的掌家夫人,就是这么一个不贤的泼妇,张口闭口便要欺负我这死了母亲的孤女!”甄妙宁抬起了头,眼中迸发出一道锐利的冷光。

嫡女重生将军宠妻入骨by苏鼎秦精彩试读

卢氏打从心眼儿就没瞧得起过甄妙宁,刚刚还被她一句话怼了几分,那怒火自然赶忙就上了来。又见自己说了这半天,甄妙宁一副低眉顺眼的姿态,她就少不得要发一通火了,于是这话头就有些止不住。

甄妙宁本来低着的头,忽而抬了起来。

一双美目中带着几分凌厉的光直入卢氏的眼中。

“大夫人是崔家正经八抬大轿抬进门的,更是掌家多年,里里外外皆是把好手。这种话也是你一个大夫人能说得出来的?”

“我就是说了怎么样!你本来就是如此!”卢氏被堵了下,莫名恼怒,出声直接反驳。

“你……夫人这,这说的话也太过分了!”染画气得直想哭!自己家大小姐那般柔弱可亲的性子,却从来不曾虐待过她。就算是小姐不大好,真的有错,那也不该被这些人如此对待啊!

染画赶忙就想上前,却被甄妙宁伸出手,一把抓了住。

“退下!”甄妙宁声音淡定,目光却冷如刀。

“大小姐……”染画咬紧了下唇,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哼!没规矩的下贱东西!主子在一旁说话,你一个侍婢也敢上前开口!”戚嬷嬷瞧见染画跟甄妙宁之间的小动作,冷笑着咒骂了句。

甄妙宁死死抓住了染画的胳膊,那手上的劲儿直让染画心头一惊。

一时忘记了自己刚刚的愤慨,反而心疼起了自己家的小姐。她可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啊!

“大小姐……”

“原来崔家的掌家夫人,就是这么一个不贤的泼妇,张口闭口便要欺负我这死了母亲的孤女!”甄妙宁抬起了头,眼中迸发出一道锐利的冷光。“我甄妙宁倒还不知道,崔大夫人卢氏之前的那些所谓的好名声,是不是都是瞎传的!实则不过就是一愚蠢的妇人而已!”

“你……放肆!”卢氏从来都没有被人骂过,竟憋屈地满脸通红,来不及反应。反而是戚嬷嬷听着这话太过份,赶忙开了口。“甄家大小姐好大的谱!连长辈都敢肆意辱骂!原来甄家就是这样教育子女的?”

“我个人的错,怪不得父亲母亲的教育。若不然,难不成,崔大夫要把你家崔二郎的失败之处也怪到是你没教好?我的确是有错的,可那二郎就半点错处都没了?若不是为着他,我又为必大闹一场?他好歹是崔家嫡子,正妻未曾入门,他可倒好,就跟丫头们不清不楚!崔大夫人,我且问问你,他房里的杜鹃是不是有了身子?”

卢氏面色骇然,一脸惊惧。“你……你怎么知道?”

甄妙宁俏然而立,唇角带笑,怒意却无。“看来这事儿是真的了。若是小女没记错日子,我与二郎这定亲了两年还未过门,实际的原因是什么,崔大夫人可还记得?”

“这……”卢氏的额头上已经微微冒汗,心头有些懊恼。

“崔大夫人口出狂言,还辱我过世生母!我虽是继母养大的孩子,可也断然忍不得这般屈辱!若是忍下这口气,崔大夫人以后还指不定会如何侮辱我的娘家。”

甄妙宁一番话语出平静,语速却又飞速。

崔大夫人和一旁的戚嬷嬷,心底一慌,几次想赶忙开口打断,都没有得偿所愿。反而只一会儿的功夫,便让甄妙宁说出一系列的话语来。

“你……你……你这说的也太重了些!我又不是有意的。”崔大夫人彼时还真就慌了几分。都怪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造的孽!如今倒成了她的把柄了。

“小恶,哪怕是口出之言,我也不能这般忍了!崔大夫人保重!染画……”

甄妙宁叫了一声,染画赶忙便上前,将自己手中端着的盒子往旁边站着的戚嬷嬷怀里一塞。

“再过五日,便是崔老夫人的寿辰。我此番过来,不过是贺寿而已,却不想竟然把崔府你们这一干人等看得一清二楚。我虽然不是什么贵客,只是送礼而已,在门口小厮仆人来问都不问。这原来竟是贵府的待客之道。上门来,崔大夫人更是对过去的事情横加指责,对我过世生母口出恶言。我甄妙宁虽然不是什么人物,可好歹还知道个礼义廉耻。在此我只对崔大夫人说上一句话。”

“若是大夫人对我做您的儿媳妇这件事不中意,大可上门直接退亲便是。便不必用这种话来挤兑人了。还有……”

说着,甄妙宁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戚嬷嬷,她歪着头瞧了一眼她。“戚嬷嬷光顾着指责我身边的丫头插嘴说话,那可知戚嬷嬷自己呢?你也不过就是个仆人,主子说话,焉有你插嘴的道理?合着我家丫头年纪小不懂事插嘴,还比不得戚嬷嬷你这年纪大了倚老卖老不是?”

戚嬷嬷一时被甄妙宁逼迫得说不出话来,老脸都憋得有些通红。她此时若是开口反驳,岂不是说明她作为奴婢就是插嘴了,还跟主子辩解?她若是不开口,却又仿佛应了甄妙宁这话的确是那么一个道理,似乎也就是自己错了一般。

好容易戚嬷嬷想了应辞,刚要开口,却只听得一句眼前的大小姐轻飘飘的一句:“告辞!”

甄妙宁一番话说完,抬脚就转身走出了崔家正厅。

“……”戚嬷嬷仿佛一口闷血憋屈在嗓子处,想吐又吐不出来,一口气堵得很。

染画稍愣了一下,回身瞧了一眼崔大夫人和戚嬷嬷难看的脸色,心底莫名痛快,又见大小姐已经走远了,赶忙追了出去。

“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追?”卢氏气得心口疼得紧,可好歹没忘记让下人抓紧追上去。只是这时候再追,也是半点儿没什么用。

况且下人也差不多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他们也不敢真的就去拦主子们的路。竟就这么让甄妙宁和染画出了院子!

“废物!平日里的月例,都是白养着你们了!”

崔大夫人恨恨地好生地摔了一整套茶具。

“夫人,您别生气。跟这种人生气没那个必要。她就是个泼皮破落的下贱东西,您为了这玩意儿而恼恨,平白气坏了身子可是不值得。”

戚嬷嬷没辙,她自己都被气得火大,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得在一旁安慰。

【在线全免阅读】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